头部左侧文字
头部右侧文字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历史 > 隋末阴雄 > 第二千零三十六章 烙伤去毒-隋末阴雄

第二千零三十六章 烙伤去毒-隋末阴雄

作者:指云笑天道1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

背景颜色: 字体大小: 字体颜色:

    孙思邈勾了勾嘴角,说道:“因为费将军所中的这一处箭伤,和别处不一样 ,箭头不干净。”

    王世充的脸色一变,紧张地问道:“不干净?这是什么意思,你是说箭头有毒吗? ”

    孙思邈摇了摇头 ,说道:“不是毒,而是铁锈 。”他说着,拿起一个小钳子 ,夹起费青奴身边一个木盘里,那些给取出的箭头,他取出了一个 ,在药酒里涮了涮,拿出来给大家一看,只见箭头上有些斑斑点点的锈迹 ,看起来很久没擦了。

    孙思邈说道:“大家请看 ,这些箭头,并不是象官军的箭头那样,油光锃亮的 ,瓦岗军士毕竟是山贼土匪,军纪没有这么严明,有些箭头 ,已经生锈了,而且有的箭头上还沾染了不干净的东西,比如尿和粪 ,象费将军中的这一箭,应该就是箭头太脏了,导致射入体内后 ,气血淤积,肿成了这样,需要清除这些污秽之物后 ,伤口才能得以清理 ,所以别的箭伤我都已经处理,就是这一处,还需要有些特别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费青奴有些紧张起来 ,问道:“孙大夫,什么特别的手段?俺这条右胳膊,应该没事吧 。还能不能抡动大斧 ,上阵杀敌了? ”

    孙思邈笑道:“没有问题,不过是些铁锈和污物罢了,而且这只是伤了皮肉 ,没有动到筋骨,只需要处理一下伤口,不出旬日 ,保管你完好如初。”

    王世充勾了勾嘴角,看着那个箭头,说道:“这恐怕不是什么保管不好 ,才会有铁锈和污物 ,而是李密有意为之。”

    魏征的脸色微微一变,奇道:“主公这话是什么意思?有意为之? ”

    王世充点了点头:“李密大概是发现了,或者是有人告诉他 ,这些生锈的刀剑,箭头,甚至是放在污水 ,屎尿里泡过,这样伤人之后,伤口难以愈合 ,甚至会腐烂,造成伤后无法恢复的情况,实在是歹毒啊 。”

    魏征若有所思地点着头:“您这一说还真是 ,与李密的瓦岗军作战以来,总感觉将士们这种因伤致死致残的情况比起平时多出了许多,甚至让不少军士们都有了畏惧之心 ,以为瓦岗军有什么妖法 ,可以对伤者再下诅咒或者巫蛊之术。”

    王世充正色道:“孙大夫,你有什么办法可以治这种污物和铁锈造成的溃烂? ”

    孙思邈笑道:“其实也不难,这种皮外伤的话 ,毒气污物没有进入经脉,只需要处理伤口,便可无事 ,不过,需要用烙铁来烙一下伤处,费将军只怕是要遭些罪了。”

    费青奴的头皮有些发麻 ,眉头一皱:“你说什么,真的要拿火把来烙伤吗?就没有别的办法,比如 ,比如用那个药酒擦?”

    孙思邈摇了摇头:“烙伤口是最正规的处理外伤的办法,也是最有效的,哪怕是巫蛊之物 ,遇火也会亡 ,一切脏东西都敌不过火,最近我也开始在军中试验,发现烙了伤口的军士 ,恢复得都很快,所以我才敢对费将军用这个办法 。 ”

    “至于药酒,那个效果是远远不如烙伤的 ,只是因为来将军伤在了内里,不好直接用火去烙,所以只能用药酒来清洗了 ,他的那一箭没有什么铁锈,但伤得太深,仍然会化脓流血 ,因此需要每几天换一次药,以清创生肉,费将军 ,老夫这样解释 ,你可明白? ”

    费青奴勾了勾嘴角,说道:“你们医官的话,我听不明白 ,不过反正就是要烙伤口是吧,没关系,来吧 ,皱一下眉头,不是好汉!”

    孙思邈点了点头,说道:“这一下会很痛 ,我看,还是先立个木架,把费将军绑上去 ,以免他挣扎,不然只会烙到了别处,创口越来越大 ,前一阵我在给军士们治伤时就经常有这种情况 ,有些人一扭动,直接烫到脸了。”

    费青奴摆了摆左手,说道:“不用这么麻烦 ,我费青奴是铮铮铁汉,若是绑了,那就跟任人宰割的羔羊一样 ,太丢人了,孙大夫,你只管烙 ,我整两口酒,就没事了。 ”

    孙思邈脸上现出一丝难色,看向了王世充 ,王世充知道费青奴极要面子,不想在众将面前露了怯,所以哪怕是烙铁上身 ,也要咬牙苦撑 ,他笑道:“既然费将军这样说了,那就尊重他的意愿吧,孙大夫 ,你就在这里生火,到时候我们找几个壮汉军士压着费将军,保管不会让他乱动 ,烫到了别处 。”

    孙思邈点了点头,一挥手,几个童子马上出去 ,很快,就拿进了一个炭火盆,里面的木炭烧得通红 ,而早已经准备好的一块尖尖的铁钳之上,已经烧得一片通红,冒着青烟 ,整个大帐之内 ,弥漫着一股子炭火与药物混合的味道 。

    费青奴的脸上肌肉跳了跳,转而大笑道:“好嘛,不过是个尖头烙铁 ,不是那种大火把,孙大夫,没事 ,你尽管来。”他说着,拿起大酒囊,给自己灌了一大口酒。

    王世充看向了周围的众将 ,说道:“谁可助费将军一臂之力呢? ”

    杨公卿和葛彦璋,刘长恭,霍世举都挺身而出 ,说道:“我等愿意相助 。”

    王世充点了点头,一挥手,两人正要上前 ,孙思邈却突然说道:“且慢 ,这烙伤之人,也需要大帅安排一人才是。”

    王世充奇道:“孙大夫不亲自烙伤吗? ”

    孙思邈摇了摇头:“烙完伤之后,需要马上接一口药酒喷上 ,清火去毒,这个时机要把握得准,换了别人不行 ,只有老夫还可以,所以这烙伤之人,还需要大帅请一壮士才可 ,以免手抖动。”

    王世充勾了勾嘴角,看着葛彦璋,说道:“葛将军 ,你来烙伤如何?”

    葛彦璋瞪大了眼睛,还来不及反驳,就给孙思邈把烙铁塞到了手上 ,一边的刘长恭 ,霍世举和杨公卿三人逃也似地冲过他的身边,上前压住了费青奴的手脚和身体,只把那处胳膊上的箭伤露在了外面 ,葛彦璋的手有些发抖,却听到费青奴大喝道:“老葛,你在等什么呢? ”(未完待续 。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