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左侧文字
头部右侧文字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问答 > 驾校教练让我坐他身上练车 你好king先生

驾校教练让我坐他身上练车 你好king先生

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

背景颜色: 字体大小: 字体颜色:

男人抱着林清欢,两人一起跌进柔软的床上。

低声呻吟 ,抵死缠绵……

1035。

为什么,偏偏是那个房间 。

沈风砚没想到,林清欢更没想到。

容彻拿房卡开了门 ,钥匙直接丢在门口玄关的柜子上,脱了外套递给林清欢:“我去洗澡,你洗漱了就去休息吧。”

林清欢站在原地没定 ,手里抓着容彻的外套,握得很紧 。

容彻回头,看了一眼还站在原地林清欢 ,挽了挽衬衫袖子,笑着走到她面前:“当然,我们也可以一起。”

林清欢无语至极:“谁要跟你一起洗了? ”说完 ,转身走了。

随手将容彻的外头丢在沙发上 。

盥洗室与浴室是分开的 ,洗漱之后,林清欢便直接躺床上睡了。

容彻从浴室里出来,拿着毛巾擦着头上是水 ,看了一眼房间内,明晃晃的刺眼睛,探头看了一眼已经躺在床上但没明显没睡着的林清欢 ,笑了一声:“思源说你怕黑,所以,开灯我能理解 ,但,你也没必要把房间里的每盏灯都打开吧?”说着,走到门口 ,又从门口一次走过来,将所有灯的开关都观赏,只留了床头灯。

林清欢深吸了一口气 ,往被窝里缩了缩 。

容彻将她所做的一切都看在眼里 ,很快,走到她跟前,直接把床头灯也关了。

窗帘十分遮光 ,外面虽然灯火璀璨,但是却一点头透不进来。

林清欢有些害怕,甚至是 ,恐惧 。

黑暗中,她听着容彻掀开被子上床的声音,双手紧紧握住被子 ,容彻在她身边躺了一会儿,很快,转身从身后抱住她 。

然而 ,当容彻手臂搭在她身上的那一刻,林清欢直接侧了下身子躲开了,只是 ,她自己都忘记了 ,她刚才已经躺在床的最边上了,此刻翻身便直接跌倒了地上。

容彻也不着急,侧过身子打开床头灯 ,回身看着跌坐在地上的林清欢,轻笑一声道:“怎么了?”

林清欢整个人都在颤抖,沉默了一会儿道:“容……容彻 ,我……我们回家,好不好? ”

她说话的时候,声音都是颤抖的 ,看的出来,她很害怕。

容彻沉默了一会儿随即起身,穿戴整齐 ,看了一眼蹲在地上的林清欢:“回家太晚了,我去换房间 。”

林清欢什么话也没说。

大概半个小时的样子,酒店经理亲自过来 ,直接把房间给他们换到了顶楼的总统套。

“实在不好意思 ,要不是沈总打电话古来,我都不知道您在这儿呢,招呼不周啊 ,怠慢了怠慢了 。”酒店经理一边给容彻赔不是,一边瞥了一眼林清欢。

只是,视线落在她身上的时候 ,明显有一阵迟疑,说话的语气里带着几分不确定:“林小姐吗? ”

这酒店经理,林清欢也认识 ,所以她才不愿意来这个地方。

林清欢还没来得及说话,容彻直接道:“叫容太太 。”

酒店经理明显吓坏了:“不好意思容总。“说着,直接拿了放开给容彻开门 ,然后恭恭敬敬的将放开递给容彻:“容彻跟太太好好休息,我就不打扰了。”

说着,逃一般的离开现场 。

容彻拉着林清欢进去 ,脱了外套放在沙发上 ,从酒架上拿了一瓶红酒下来,倒了一杯递给她:“好点了吗? ”

林清欢迟疑了一会儿才接过容彻递过来的酒杯,喝了一口 ,稳了稳心神才应了一声:“好多了,谢谢……”

容彻接过她手里空掉的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,同样一口喝完 ,随即将酒瓶跟空掉的杯子放在茶几上,然后坐在沙发上,双腿随意交叠 ,漫不经心道:“刚才那地方,是让你想起什么不愉快的经历了吗?”

林清欢舒了一口气,嘴角勉强撑起一抹淡笑 ,语气轻松道:“没有啊,怎么可能,这地方 ,我来还没来过呢。 ”

她说着 ,直接走到容彻身边坐下。

容彻将她抱在怀里,手掌轻拍着她的肩膀,像是在安慰一样 ,只是再看向他的时候,眼底流转着一抹淡笑:“许经理好像认识你的样子,以前跟沈风砚常来? ”

林清欢听着他这话 ,直接挣扎着要离开他,可是容彻却把她抱得更紧了 。

“急什么?”容彻笑容里透着几分随意:“我都没生过气,干嘛一提及沈风砚的事情 ,你反应总是那么敏感?”

林清欢有些无语:“有什么好提起的吗? ”

容彻笑了笑:“说正经的,第一次给谁了?”

林清欢沉默着 。

容彻轻笑一声:“怕说出来我会生气?”

的确是有些生气,可 ,容彻也明确的告诉自己,他不该生气。

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,为什么非要生气呢?

心里的确是有些想生气的 ,可嘴上却说:“我又什么好生气的 ,就是……好奇而已。 ”

其实林清欢也没什么好怕的,只是不想想起以前的那段事情而已 。

只是现在……

林清欢松了一口气,再看向容彻的时候眼睛里带着几分认真 ,容彻看着她,渐渐的,有了几分期待。

然而 ,林清欢却笑着道:“ A secret makes a womam womam.”

容彻眼底的笑意逐渐消失。

林清欢尴尬的笑了笑:“这种事情,你然我怎么说呢?你既然说,你没什么好生气的 ,那就别再问了,好奇害死猫,咱们还是给彼此保留一点幻想吧 。”

说着 ,林清欢直接起身离开,去洗手间换了睡袍出来,直接去卧室睡觉了。

容彻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 ,端着酒杯走到橱窗的位置站了一会儿才把酒杯里的红酒喝完 ,将空掉的杯子放在茶几上之后,去了另一间客房。

酒店经理从顶楼下来之后便直接给沈风砚打了电话:“少爷,林小姐她…… ”

沈风砚没听她说完 ,便直接挂了电话 。

他现在,一点也不想听见关于林清欢的事情。

容彻他,一定是故意的!

第二天 ,林清欢醒来的时候早餐已经摆在餐厅桌子上了,至于容彻,他坐在餐桌前面看着当天的报纸。

说来可笑 ,在别墅的时候他就是这样 。

林清欢一直以为看报纸是老年人才会有的习惯,没想到这确实容彻每天的生活。

一开始很奇怪,可到了现在 ,也就不奇怪了。

容彻听见声音,随口道:“随便交了点早餐,快点吃完 ,一会儿公司还有个会 。”

说话间 ,林清欢已经坐到旁边了,拿了碗筷开始吃饭,同时 ,也回了一句:“你可以直接去公司的啊,我一会儿自己打车回去就好了 。”

容彻翻了一页报纸,笑着道:“真想在家做专职少奶奶啊? ”

林清欢悻悻的笑了笑:“就算做专职少奶奶 ,你也养得起吧?还是说,你养不起?”

容彻笑了笑,将手里的报纸叠好放在一旁 ,然后吃自己跟前的那份早餐,随后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:“养倒是养得起,但天天在家呆着不觉得无聊吗?”

“我怎么可能会天天在家呆着!我可以出去跟朋友逛街 ,喝下午茶,做做美容,泡个温泉什么的。 ”说起来这些 ,林清欢就很兴奋。

天底下还有比花钱更爽的事情吗?

容彻倒不生气 ,只是随口调侃了一句:“然后一天花出去给几千万? ”

“额……”林清欢有些怂,尴尬的笑了笑,随即补充了一句:“我可以省着点花啊 ,几万块钱就可以了,恩……是绰绰有余!”

那天是因为想报复容彻来着,才会不要命的花钱 ,而且,不是被林舒雅摆了一道吗,否则也不可能用那么多钱的 。

真像她说的那样 ,只是出去逛逛街喝喝茶做做美容,怎么可能会要得了那么多钱。

“不用帮我省,花不了两天你就腻了 ,无所谓。 ”容彻语气轻松的就好像再说明天太阳一定会从西边出来一样 。

林清欢吃惊的半天没合上嘴巴。

容彻转头看着她这样子,直接夹了一筷切好的水果塞进她嘴里。

林清欢这才反应过来,嚼着容彻塞给她的苹果道:“其实 ,我也挺好奇的 ,像你这种,长得又帅,又会撩小姑娘的 ,怎么感觉你日子过的清心寡欲的 。”

“有吗?”容彻十分不认同:“我倒觉得,我最近重欲了很多。 ”说着,视线落在林清欢身上好一会儿 ,继而笑道:“所以,昨天晚上我才会去客房睡,免得真让你丧偶了。”

林清欢斜了他一眼:“说的这叫什么话?哪有人自己说自己死的?”

容彻喝了一口果汁 ,一如既往的平静:“那种玄之又玄的东西你也信?我是个商人,除了自己,我什么都不信 。 ”

林清欢小声嘀咕了一句:“不信是不信 ,那种话还是不要乱说的好吗!”

容彻笑了笑,看了他一眼,什么话都没说。

两人吃完早餐便直接离开酒店房间。

乘电梯下去 ,容彻去前台取车钥匙 ,林清欢站在一旁等他 。

可是就在这时候,林清欢身后忽然有人叫她:“清欢?”她语气里带着些许不确定,还有意外 。

林清欢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 ,但一时间又没想起来是谁。

转头寻找说话的人,目光落在赵睿与钱小容身上,不太敢相信的道:“小容? ”

钱小容点头:“是我 ,但,清欢你……”她欲言又止,继而 ,转头看向站在两人身侧的另一个人身上。

林清欢顺着两人的视线看过去,沈风砚赫然站在旁边 。
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