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左侧文字
头部右侧文字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网游 >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> 番外三.朋友-美漫世界阴影轨迹

番外三.朋友-美漫世界阴影轨迹

作者: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

背景颜色: 字体大小: 字体颜色:

    “我此番送桐棠丫头回苗疆 ,路途遥远,可能年后才能回来 。”

    在张家庄园中,张莫邪一手怀抱着刚出生的儿子 ,一边坐在妻子冯雨涵床边。

    他温柔异常的抚摸着妻子稍显苍白消瘦的脸 ,他对妻子说:

    “你要好生照顾自己,等我回来,便带你去寻访名医 ,唉,当年你和我在外游荡,我对你不够关心 ,竟让你落下了病根,这都是我的错。 ”

    “哥哥,不要这么说 。”

    冯雨涵虚弱的脸上露出一丝温和笑容 ,她用冰冷的手,握住张莫邪的手,她说:

    “哥哥对我已经够好了 ,这一生,能和哥哥一起经历这么多事,雨涵已经满足了 。只愿能给哥哥再生一个孩子 ,让张家血脉重新传递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 ,你不必担心我。 ”

    当年的表妹如今已为人妻,但对张莫邪的称呼却还是当年那般温婉 。

    她在张莫邪手腕上轻轻拍动,她轻笑着说:

    “我看那桐棠妹妹 ,对哥哥也有情谊,如哥哥这般天下英雄,便该有几位红颜知己。哥哥莫要因为我 ,就伤了桐棠妹妹的心。 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这是什么话!我说过,此世不负你的,你以为我在开玩笑骗我的傻妹妹吗?”

    张莫邪佯装不喜的伸手在妻子额头敲了敲 ,让冯雨涵发出一声痛呼 。

    夫妻之间就如儿时打闹,又惊醒了张莫邪怀中婴儿,他便大声哭了起来 ,冯雨涵不满的瞪了一眼丈夫,伸手接过自己的儿子,她对张莫邪说:

    “哥哥 ,还是早些送桐棠妹妹回家吧 ,这西域气候,不比苗疆,我这几日 ,见她心思烦躁,想必也是想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 ”

    张莫邪愧疚的看着自己妻子,他伸手帮冯雨涵拂过长发 ,说:

    “我过些日子就出发,要多多陪你 。”

    二月之后,张莫邪和桐棠回到了湘西苗疆 ,巫蛊道的一众蛊师们自是欣喜异常,自家巫女大人,在西域弄出大大名头 ,跟着魔教教主降服圣火山掌教,也是让低调的巫蛊道江湖扬名了。

    过了几日,张莫邪欲告辞离开 ,便请桐棠巫女为他解除情蛊。

    “但是...情蛊解不了哦 。”

    那古灵精怪的巫女 ,却给了张莫邪这个答案。

    “情蛊一生只能用一次,苗疆历代巫女,都只会给钟情之人用 ,我等苗疆女子,对感情之事忠贞非常,认定了一个人 ,那边要追随一生。 ”

    换回了苗疆打扮的巫女坐在窗台上,眺望着夜空皎月,她回头看着脸色平静的张莫邪 ,她轻笑了一声,说:

    “张哥哥,莫不是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 。”

    张莫邪语气冰冷的说:

    “这情蛊我也已经适应 ,用血海魔功能压制它,使我不会坠入情愫... ”

    “那张哥哥便杀了它好了 。”

    桐棠巫女一挥手,不满的说:

    “杀了它 ,连带着桐棠一起杀死罢了 ,反正哥哥已经厌烦我不懂事了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这是什么话? ”

    张莫邪摇了摇头,他说:

    “你为助我打赢桃阳 ,不惜损耗精血性命,为我制出战蛊,你的恩情 ,我这一生都不会忘的,我可以答应你任何事情,但小桐棠 ,唯独这感情之事...不可强求。”

    “嘁”

    巫女嗤笑一声,她闪身跃入张莫邪身前,如蜻蜓点水一般 ,在张莫邪嘴唇上啄了一下,又低下头,将耳朵贴在张莫邪胸口。

    她轻声说:

    “张哥哥并不知晓 ,这情蛊能让两人心意相通...哥哥说着感情之事不可强求 ,但你心里可不是这么说的 。 ”

    “罢了。 ”

    桐棠巫女后退了一步,伸手将张莫邪推开,她转过身 ,说:

    “桐棠只是晚了一步,若我更早些认识你,现在陪在哥哥身边的 ,便是我了。冯姐姐真是好运气呢...桐棠真的好嫉妒 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张哥哥,我之前所说的话 ,并不是恶意诅咒。”

    巫女轻声说:

    “冯姐姐心情郁结,大概和你们两人过往之事有关,她身子一天天虚弱下去 ,也是因为心结难解,若你再不想想办法,冯姐姐...怕是... ”

    “你走吧 ,张哥哥 ,以后再别来苗疆了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你愿意接受桐棠的心意,我会一直等着你的 。”

    月色之下,苗疆巫女已是满脸泪水 ,只是倔强的不想让情郎看到,而张莫邪武艺通神,又怎会不知那流泪之声。

    但他又能做什么呢?

    当夜 ,张莫邪离凤凰城,往西域回返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正定五年十月 。

    张莫邪过蜀中,在山中行走时 ,意外遇到了一个疯疯癫癫的半大孩子。

    “砰 ”

    在川蜀山中,张莫邪也不用刀,就用两根手指 ,便将眼前那生的大小眼,半边脸面瘫,体型高大的少年制住。

    “喂 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他看着眼前这疯疯癫癫的少年 ,后者连话似乎都不会说,只会如野兽般嘶吼不休 。

    但偏偏又有一身古怪功夫,颇为精巧 ,而且会使用特殊的机关武器 。

    “墨门中人?”

    张莫邪诧异的看着眼前这少年,便伸出手,扣在他额头上 ,将体内真气温和的灌入他脑髓之中,使他脑中痛苦稍减。

    眼见那少年一对古怪的大小眼恢复清明,张莫邪却脸色严肃。

    他对眼前安静下来的少年说:

    “你是学了什么邪门武功吗?怎么让脑髓被冲击成这个样子?再迟上几日遇到我 ,你可就再没救了 。 ”

    “我...我...”

    那少年低下头,含糊不清的说:

    “我学了门中禁术,怕师父责骂 ,便偷跑出来,谢谢大侠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大侠,呵呵 ,我可不是什么大侠。 ”

    张莫邪坐在石头上 ,对眼前少年说:

    “这江湖中人,都叫我魔头呢 。你师父又是谁?你是墨门中人?”

    那少年点了点头,他说:

    “我叫艾大差 ,是墨门弟子,我师父是当代墨家钜子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脸上还有一丝骄傲。

    他说:

    “我师父机关术通天 ,我也有天赋,便想让师父看看我的能耐,免得他整天责骂我 ,说我不走正道,只会耍小聪明 。 ”

    “他每日责骂你? ”

    张莫邪语气古怪的说:

    “他对你很坏咯?”

    “倒也不是,师父也是为我好。”

    艾大差瞪着大小眼 ,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,说:

    “只是师父性子方正一些,刻板了一些 ,他想让我以后成为正派大侠 ,但我不喜欢那些条条框框的,既然是学机关术,难道还非要按照先辈定下的规则来吗? ”

    “我想这正派魔道 ,与我学的机关术又有什么关系?魔道人也有用机关术的呀。”

    这少年的一番话,让张莫邪连连点头 。

    他拍着膝盖,对艾大差说:

    “你这少年 ,倒是看得清楚,确实啊,这天下之事 ,哪有那么容易分得清楚,正道难道就没有坏人吗?魔教难道都是坏人吗?”

    “这就如你持刀杀人,不去责怪你行事不端 ,反而指责刀剑邪恶一样,毫无道理嘛。 ”

    少年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他往日在墨城中说这些话,都会被训斥一番 ,但今日遇到这位救了自己的大哥 ,却是感觉心思一下子轻快了很多 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武功厉害,我以后不如跟你混吧?”

    当晚时分 ,艾大差偷偷摸摸的对张莫邪说:

    “我给你当个小马仔,你教我功夫,跟着你 ,可比在墨城里自由太多了 。”

    张莫邪却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艾大差有些着急,以为大哥不收他,便甩动手指 ,在机簧声中,一直扣在他手臂上的东西被甩了下来,又在组合之间 ,变成了一把黑色长棍。

    他如献宝一样,将那长棍递给张莫邪,说:

    “大哥 ,这可是我在青阳山那边找到的仙家宝物 ,据说是上古墨门的仙人制作的,我师父一直叮嘱我,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它的存在 ,我今天把它送给你,就当是礼物 。 ”

    “大哥你收下我吧,我学了禁术 ,肯定要被师父逐出师门的,现在也无处可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的东西,自己收好。”

    张莫邪起身 ,抓着手中刀,走出这处山洞,又回头对艾大差说:

    “待在里面 ,让你出来,你再出来! ”

    说完,他起身飞掠而出 ,在山洞之外 ,已经站了一个身穿古朴黑袍,头戴面罩,手握四尺墨剑的人 。

    “来者可是墨家钜子?”

    张莫邪拄着却邪刀 ,问到:

    “可是来寻你走失的弟子的?”

    “是。 ”

    那钜子气息深沉,他冷声说:

    “我只以为我那弟子天性顽劣,偷学禁术 ,该好生责罚,却不料,他居然与魔教教主混在了一起 ,这是我的过失,我没能教好他。 ”

    “今日,便先与教主做过一场 ,再去废掉他的机关术 。”

    “呵”

    张莫邪冷笑了一声,他缓缓抽出手中魔刀,在妖异红芒乍现之间 ,他说: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当师父的? ”

    “见面不问青红皂白 ,先把所有过错都推到弟子身上,你可知,他学禁术 ,也只是为了向你证明他的天赋罢了,你收了他当徒弟,却又不好好待他 ,真是无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与他聊了一会,知道你这人是个无可救药的家伙,只知这世上正邪之分 ,却不懂人心向背,这样的糊涂师父,能教出什么好弟子?”

    “唰 ”

    红芒乍起 ,鬼哭森森。

    张莫邪挥手甩出数道血海刀气,搅得整个山中如闷雷炸响 。

    “艾大差,我问你!你可愿随我入魔教?”

    张莫邪的声音传入山洞 ,让趴在山洞口 ,看着这大战的艾大差打了个激灵,他看了看手中黑色机关棍,又看了一眼自己师父。

    师父眼中 ,依然是如以往一样那般苛刻的光。

    艾大差心里一横,便大声喊道:

    “我愿随大哥走!什么江湖大侠,正派中人 ,我才不稀罕!钜子你根本没问过我要怎么选,我从没喜欢过你的那些规矩!”

    在那血海幻象笼罩之间,他冷声对钜子说:

    “很好 。 ”

    “那么今日起 ,艾大差便是我魔教中人!我要还他一个自由自在...若钜子非要带走他 。”

    “且先问过我手中这却邪再说!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正定七年,一月。

    两广,青阳山下。

    “魔头受死! ”

    十六岁的林菀冬手持斑驳古剑 ,自丘陵跃出,手中剑锋直至眼前身穿黑色长衫的张莫邪 。

    教主大人动都没动,他身边身穿鹦鹉绿袍的艾大差却冷笑一声 ,转身甩出一颗黑色圆球 ,落地之时便有火光腾起,将冲来的女侠击退数步。

    又在机簧声中,将那女侠打倒在地 ,用机关锁铐捆住双手双脚。

    “嘿嘿,张大哥,又抓住一个!”

    艾大差比两年前的个头大了很多 ,但依然是大小眼,半边面瘫,这病是神智受损的后遗症 ,已经没办法治了 。

    “这小女娃一身筋骨颇为柔韧,倒是制器的好材料呢,大哥 ,你要是不反对,我就把她带走了?”

    这家伙朝着张莫邪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后者摇了摇头,随口说:

    “这一路上杀的太多了 ,这些正派人真是脑子不太好使 ,一个无知女娃罢了,放她一命吧。 ”

    艾大差哼了一声,但很顺从的给林菀冬解开镣铐 ,又把那古剑丢还给她,恶声恶气的恐吓到:

    “快滚快滚! ”

    “大哥发了善心,要是还敢来打扰 ,咱大差必不饶过你!”

    女侠咬着嘴唇,抓着剑,自知远不是张莫邪的对手 ,便只能怅然离去 。

    待那刺杀者离开后,张莫邪看着眼前青阳山,他背负着双手 ,长叹了一口气,对艾大差说:

    “你非要回两广,建你自己的宗门 ,我也不劝你 ,只是你既在这广西之地,便替我多多照看苗疆那边...你可明白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大差明白! ”

    艾大差拍了拍胸口 ,气壮如牛的说:

    “一定帮大哥保护好桐棠大姐,不让外人打扰她,只是大哥 ,桐棠大姐对你一往情深,这大丈夫三妻四妾正常的很呢,那些正派中人不也是一房一房的娶小妾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 ,冯嫂嫂贤惠端庄,又不反对,你为何非要...”

    “大哥的事 ,你就别管了! ”

    张莫邪挥手打断了艾大差的话,他失去了说话的兴致,便起身飘然而去 ,只是眨眼 ,便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当夜,广西境内的某条河边,张莫邪正坐在河滩上打坐运功 ,他突然说:

    “出来吧,都跟了一路了,真觉得你轻功很好?”

    在他身后 ,一抹剑光嘶鸣而来,只朝着张莫邪头颅刺过来,在靠近张莫邪周身五尺时 ,那把剑却像是装上了无形墙壁,被强行停在原地 。

    还是之前那个刺杀者,还是林菀冬。

    “这潇湘剑门 ,真是越活越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张莫邪头也不回的说:

    “我杀了你们掌门和三位长老,剩下的高手被吓破了胆,只有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丫头 ,想着为师父报酬 ,还舍命刺杀... ”

    “丫头,我问你,你有几条命够这样浪费啊?”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一声轻响 ,林菀冬连人带剑摔飞出去,狼狈的砸在河滩上,额头都磕出了血 ,但这颇为英气的姑娘一声不吭,提着剑便再次走来 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不是张莫邪的对手,一百个自己一起上 ,也不可能伤害这魔教教主一根汗毛,但杀师之仇,不共戴天!

    “你师父为了这把潇湘回音剑和掌门之位 ,暗算了你师伯,又在长沙城里巧取豪夺,为了宗门繁盛 ,不惜砸了十数家商铺的饭碗 ,逼死了多少人? ”

    张莫邪突然说:

    “你觉得他不该死?你觉得我杀错他了?”

    “正派中人不是一向讲究公道吗?你这是为了私仇,连正派中人的底线都不要了?”

    林菀冬刺出的剑停在半空 。

    张莫邪说的都是真的,师父死后 ,这些都被披露出来了,这事实让她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“哼,总算还有点良心。 ”

    张莫邪站起身 ,拍了拍长袍上的污渍,他说:

    “想跟就跟着吧,想杀就杀 ,只要你有那个本事,小姑娘 。 ”

    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