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左侧文字
头部右侧文字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言情 >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> 第四章 心有灵犀_三生三世十里桃花_都市言情

第四章 心有灵犀_三生三世十里桃花_都市言情

作者:唐七公子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

背景颜色: 字体大小: 字体颜色:

    一秒记住.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东海水君在前头引路 ,小糯米团子一个人颤巍巍地走中间,夜华拽着我的手殿在最后 。

    我不过小小撒一个谎,这谎多半还是为了维护他生的那只糯米团子 ,他大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却偏偏要来与我作对,委实气人。

    我也懒得再顾及上神的风范 ,干脆用了法术要挣开他来。他轻轻一笑,亦用了法术来挡 。

    我与他一路斗法,他有恃无恐 ,我却得时时注意前头东海水君的动静 ,一心两用,斗到最后,竟是惨败。

    不久前四哥与我说 ,如今这世道,真真比不上当年远古洪荒的神祇时代,一众神仙们只知成日里逍遥自在 ,仙术不昌,道风衰败,着实令人痛心。我竟信了他的鬼话 ,夜华君的法道精进至此,真是他爷爷的仙术不昌,他奶奶的道风衰败 。

    东海水君转过头来 ,赔起一张笑脸,双眼却仍直勾勾地望着我与夜华相握的那双手:“君上,仙使 ,前方便是大殿了。”

    小糯米团子欢呼一声 ,乖巧地过来牵住我那只空着的手,做出一副天君重孙的庄重凛然之态。

    若现下处在我这位置的,是夜华储在天宫里那位侧妃 ,列出这等排场来,倒也合情合理 。可这个位置上如今却是本上神,真是想破头也想不明白 ,本上神就算是同夜华有个八竿子打得着的关系,但毕竟这个关系还未坐实,此时被他这么牵着 ,也不晓得他要做甚 。

    那金雕玉砌的殿门已近在眼前,本上神的头,此刻有些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大殿里的神仙皆是眼巴巴地等着开宴 ,夜华甫一露面,便齐齐跪作两列,中间腾出一条道来 ,直通主位。待我们三个全坐下 ,方唱颂一声,一一入席 。这就开宴了。

    坐得最近的神仙过来敬酒。敬了夜华再来敬我,口中恭顺道:“今日竟有幸在此拜会到素锦娘娘 ,实乃小神之幸小神之幸 ”

    夜华在一旁端了酒盏,只做出一副看戏的模样 。我要唱的这个角儿,却真正尴尬。

    东海水君煞白了一张脸 ,拼命对着那犹自荣幸的神仙使眼色。

    我实在看不下去,对着他嘿然一笑道:“小仙其实是夜华君失散多年的亲妹妹,如今在折颜上神处当差 。”

    夜华饮酒的动作一顿 ,杯中酒洒了不止一两滴。

    东海水君茫然地望着我。

    那来敬酒的神仙,却仿佛吞了只死苍蝇,端着斟满的酒杯进也不是 ,退也不是 。好半天才讷讷道:“小神眼拙,自罚一杯,自罚一杯。”

    我和蔼一笑 ,并不当真 ,陪着他亦饮了一杯。

    底下觥筹交错,狐狸耳朵尖,推杯换盏之间 ,隐隐听得几声议论 。一说:“今日未见姑姑,实在遗憾,不过见着折颜上神的这位仙使 ,倒也聊可遣怀 。你们看,姑姑今日不来,是否因知晓夜华君和北海水君皆来赴宴 ,是以 ”

    一说:“仙友此言不虚,依本君看,姑姑此番失约 ,折颜上神却派仙使赴宴,此中大有文章。各位须知,因折颜上神的怪脾气 ,此番东海水君是并未向他递帖子的。”

    一说:“有理有理 ,怪道是,折颜上神的这位仙使,竟还是夜华君的妹妹 。”

    又一说:“小老儿倒是怀疑 ,这位仙使真是夜华君的妹妹小老儿在天宫奉职这许多年,竟从未听说夜华君有个妹妹。 ”

    再一说:“仙友方才是没瞧见,夜华君牵了那仙使的手吗如此看来 ,兄妹一事,倒也有几分可信。”

    我想,若此刻东海水君宣布宴罢 ,这些神仙们都要乐得手舞足蹈,再找个僻静之处酣畅淋漓大论一番 。而今却要苦苦在这台面上熬着,只偶尔交头接耳一两句 ,忍得真是辛酸。

    听了半晌,没听出更有趣味的东西,提起酒盏自饮了一杯。夜华皱眉撤了我的酒壶:“你倒是酒量好 ,小心喝过了 ,又来耍酒疯 。”

    我十分不屑,东海水君这酒,虽也算得上琼浆玉液 ,可拿来和折颜酿出的酒一比,委实是白水。却也懒得理他,左右已撕破了脸皮 ,只怨本上神今日运气不好,出门未翻皇历。

    宴到一半,我已毫无兴致 ,只想快快吃完这顿饭,好早些回狐狸洞 。

    当此时,东海水君却啪啪啪拍了三个巴掌。

    我勉强打起精神 ,便见一众舞姬袅袅娜娜入得殿来,手中都握了绢扇,穿得甚是凉快。我心下好奇 ,此番又不是东海水君做寿 ,一个小娃娃的满月宴,还要歌舞助兴

    丝竹声声入耳 。我只管探身去取被夜华撤到一旁的酒壶 。

    当年有幸被鬼君擎苍绑去他的大紫明宫叨扰几日。大紫明宫的舞姬,清丽者有之 ,淡雅者有之,妖艳者亦有之。不得已与她们虚与委蛇三五日,四海八荒便再无舞姬能得我意 。

    瞟了一眼身旁的夜华 ,他亦是百无聊赖。

    小糯米团子却乍然一叹:“呀,是这个姐姐。 ”

    我顺着他的目光往殿中看去,白衣的舞姬们正扮作芙蕖花的白花瓣 ,正中间托了个黄衣少女 。那女子乍看并无甚奇特之处,形貌间略略寻得出几分东海水君的影子来。

    我难免转过头去看几眼东海水君。

    东海水君此时倒是灵敏,察觉我的目光 ,咳嗽一声尴尬一笑道:“正是舍妹 。 ”又上前一步到小糯米团子身边:“小天孙竟认得舍妹”

    糯米团子看我一眼,吭吭哧哧:“认是认得。”却又立刻摆手坚定立场,“不过本天孙与她不熟。 ”说完又偷觑一眼他的父君 。

    东海水君的舍妹如今正眼巴巴地望着坐在我身侧的夜华君 ,目光热切又沉寂 ,哀伤又欢愉。

    夜华把着酒盏纹丝不动,一瞬间倒又变作了我初见时的冷漠神君。

    这是唱的哪一出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善感女碰上冷郎君 ,妾身有心做那藤绕树,无奈郎心如铁妾身满腔真心尽错付

    我满意点头,是出好戏 ,自己给自己倒了杯酒,看得挺快活 。正到兴味处,丝竹却戛然而止 ,东海水君的舍妹朝夜华的方向拜过一拜,便在众舞姬的簇拥下飘然离去 。

    夜华转过头来看我,似笑非笑:“仙使何以满脸失望之色”我摸了摸面皮 ,打了个干哈哈:“有吗”

    又熬了一个多时辰,方才宴罢,本应各各散去。夜华却将小糯米团子往我怀中一推:“阿离先由你照看着 ,我去去便回。 ”

    各路神仙恰来拱手道别 ,我一个恍神,他便连人影都不见了 。

    被些许琐事压了好几个时辰的清明陡然翻上灵台,我脑门上立马渗出几大滴清汗 ,他该不会把我那唬小糯米团子的话做了数,真将我拽去天宫吧。

    想到这一层,手上软和和的小糯米团子登时成了个烫手的山芋。

    我匆匆迈出大殿 。而今眼目下 ,快点找到糯米团子的爹,将糯米团子还回去是正经。

    问了几个小仆从,却无一人见过夜华君。我只得绕弯子 ,改问东海水君那舍妹如今仙驾何处 。

    方才夜华形色匆匆,淡薄之间隐含亲切,疏离之间又暗藏婉约 ,如此神态,以本上神十多万年所见的风月经验,定是会佳人去了。

    小仆从遥遥一指 ,便指向了路尽头的东海水晶宫后花园。

    我拉着糯米团子站在园门口 ,不胜唏嘘 。

    须知本上神年纪虽大,其实没什么方向感,进去方便 ,却不知能不能出得来,斟酌半日,慎重地觉得 ,还是在这口子上候着吧。

    小糯米团子却不依,握着小拳头做恶狠狠状:“娘亲再不进去棒打鸳鸯,父君便要被那缪清公主抢走了。”又叉腰抚额做悲叹状:“自古以来后花园便是是非之地 ,多少才子就是在这里被佳人迷了魂道失了前程,累得受苦一生的 。”

    我傻了片刻,哑然道:“这这这 ,这些话都是谁教你的 ”

    小糯米团子呆了一呆:“三百多年前,天上白日飞升来一个小仙,叫成玉的 ,天君祖爷爷封了他个元君号 ,称成玉元君,便是他告诉我的 。”他揉着头发茫然道:“难道不对吗”

    对是对,不过 ,夜华君眼皮子底下,这位成玉元君竟敢教糯米团子这些东西,且还教到了团子的耳中心底 ,也算是项能耐本事,如此妙人,日后碰上了定要结交结交。

    小糯米团子干脆来拉了我的袖子 ,硬要把我拖进园子去。

    他一个小人,我也不好反抗,只得出言相劝:“你父君青春正健 ,那缪清,是叫缪清吧,那缪清公主也是青春年华正宜婚嫁 。年轻男女相互思慕乃是人之常情 ,他两个既已做了鸳鸯 ,你我再去当那打鸳鸯的大棒,无端坏人姻缘,却是造孽。你与那缪清公主又不是有解不开的深仇大恨 ,非要坏了她的姻缘才尽兴,得饶人处须得且饶人些。 ”

    许是我后面那句话放得过重,小糯米团子嘴巴一扁 ,我赶紧安抚,又是亲又是摸,他才镇定下来 ,软着嗓子道:“她虽曾救过我一次,但我也好好向她道了谢,她却自以为从此后便在父君面前有所不同 ,每每父君领着我去娘亲的俊疾山小住,她便前来痴缠,甚是讨厌 。”

    我忍不住教育他两句:“救命之恩直比海深 ,岂是道个谢就能了事的。”

    若是道个谢便能不再挂心 ,我如今却不知要逍遥多少,只管记着我和墨渊做师徒时圆满融洽的情分,断不会再有这许多的愧疚遗憾困在心中不得纾解。

    小糯米团子短短反省了一回 ,却又马上跺脚:“她不守本分,她明知父君已有妻室,却还来纠缠父君 。她住娘亲的房子 ,用娘亲的炊具,还来抢娘亲的夫君。 ”

    我望了一回天,脑中闪过夜华君那张和墨渊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脸 ,很是感慨。

    这倒怪不着缪清,本上神看那么一张脸看了几万年,如今才能略略把持住 。寻常女子 ,要能在那样一张面皮跟前谨守住本分,还尚属困难。倒是东荒的俊疾山,什么时候变作了素锦的财产 ,我却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略略一问 ,小糯米团子便和盘托出 。

    他说得颠三倒四,我竟也能顺藤摸瓜筹出个大概,不禁佩服自己 。

    原来糯米团子他亲娘并不是夜华君的侧妃素锦 ,却是地上一个凡人。如今糯米团子的寝殿里,还挂着那凡人的一幅丹青。说是青衣着身白绫覆面,正是现下我这副模样 。三百年前 ,却不知什么缘故,那凡人甫产下小糯米团子,便跳下了诛仙台。诛仙台这地方我有过耳闻 ,神仙跳下去修为尽失,凡人跳下去定是三魂七魄连个渣都不剩。小糯米团子想来并不知道这一层 。

    那凡人被接上天宫前,正是长在东荒的俊疾山。夜华君念旧 ,将她在山上住过的屋子加了封印,每年都领小糯米团子来小住十天半月。

    我委实钦佩夜华君的胆色,这些恩怨情仇宫廷旧事 ,他竟一点也不瞒着小糯米团子 ,倒不怕给他这儿子酿成心理阴影 。

    而缪清同团子和夜华的因缘,却要追溯到百来年前。

    百来年前的一天,小糯米团子一个人在山上林子里捉兔子玩 ,灵气引来路过的蛇妖。蛇妖只道是哪家道童,想他周身的仙气滋补,便要来吃了他 。幸而遇到来俊疾山踏青的东海公主缪清 ,将他救了下来。按小糯米团子的指引,送回了山上的小屋。那小屋因加了封印,外人本看不见 ,然小糯米团子敬缪清公主是救命恩人,亮明了身份,并将她领回屋子吃茶 。茶毕 ,缪清公主正要告辞,却遇上突然归来的夜华君 。瞬时天雷勾动地火,正值情窦初开年纪的缪清公主 ,对夜华君一见钟情了。

    夜华不愿欠东海公主的人情 ,许了缪清一个心愿。

    百十年来,缪清几乎就守在东荒俊疾,夜华父子一来 ,便为他们洗衣做饭蒸糕点 。一个公主却来做这些仆从的活计,夜华觉得不妥,那厢公主悄然低首无限娇羞:“这便是我的心愿 ,求君上成全。 ”夜华无法,只得随她。

    然则,以上只是小糯米团子的片面之词 。看这光景 ,夜华君倒是个多情种,很难说未曾对这善解人意的东海公主动过心。

    我顿觉空虚,夜华活到如今 ,也不过五万来岁,就惹出这许多的情债,委实是个人才。

    本上神五万岁的时候 ,却还在干什么来着

    小糯米团子神色复杂 ,看着我欲言又止 。

    我凛然道:“身为男子最做不得吞吞吐吐的形容,一不留神就猥琐了,有什么却说 ,痛快些。”

    他包了一包泪,指着我:“娘亲这不在乎的模样,是不是已心有所属 ,不要阿离和父君了”

    我哑然。夜华与我虽有婚约,却不过初相识,实难谈得上什么在乎不在乎 。

    小糯米团子却后退两步 ,捂脸痛心疾首:“爹要娶后娘娘要嫁后爹,阿离果然应了这名字,活该尝不了团团圆圆 ,要一个人孤孤单单,你们都不要阿离,阿离一个人过罢了。 ”

    我被他吼得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他亲娘当年抛下他跳了诛仙台 ,小小年纪必然有些心结 。如今郁结进肺腑 ,怕是不好 。

    我赶紧赔了笑脸来抱他:“我既是你娘亲,便绝不会不要你。”

    他指控道:“可你不要父君。你不要父君,父君就会娶了那缪清 ,父君娶了那缪清,另生一个宝宝,便不会再要阿离 。”说着就要泪奔。

    我大感头痛 ,为了不使他失望,只得做出一副甜蜜样,咬牙切齿道:“你父君是我的心我的肝儿 ,我的宝贝甜蜜饯儿,我又怎会不要他。 ”

    说完自己先抖了一抖 。

    小糯米团子大感满意,抱着我的腿继续朝花园里拖。我别无他法 ,只能随他去。心中却切切期盼夜华君此刻并不在园子里,省得我真来演一出棒打鸳鸯的大戏 。

    倘若不幸,让本上神一举猜中 ,他此番的确是在园中会佳人 ,那夜华君,今日来搅你姻缘,乃是为了你儿子的心理健全 ,却怪不得我了。

    绕过拱门,不远处一顶颇精致的亭子里,着玄色长袍 ,负手而立的男子正是夜华。旁边坐的那黄衣少女,也正是缪清公主 。

    本上神太英明,他果然是来会佳人了。

    小糯米团子摇了摇我的袖子:“娘亲 ,该你出场了。”

    他倒入戏得快 。我头皮麻了一麻,思忖着要怎么做这开场白才好 。

    我识得的熟人中,只有大哥白玄桃花最多。

    大嫂每次处置大哥那些桃花 ,都用的什么手段来着

    哦,对。首先是眼神,眼神必得冷淡 ,上下打量一番那桃花 ,看美人譬如看一棵白菜 。

    其次是声音,声音必得缥缈,对那事主就一句话:“这回这个我看着甚好 ,倘若夫君喜欢,便将她收了吧,我也多一个妹妹。”此乃以退为进。

    大哥虽逢场作戏者多 ,对大嫂却是矢志不渝,非卿不可,此招方能生效 。这么一比 ,我与大嫂的情况却是不同。这个法子用不得。

    我踌躇半日,小糯米团子已疾走几步,跪到他父君跟前 ,道:“孩儿见过父君 。 ”

    夜华眼睛眯了一眯,越过糯米团子盯着我。

    我硬着头皮走过去,颔首算是见过礼 ,将糯米团子从地上拉起来 ,拍拍他膝上的灰,再找个美人靠抱他坐下来。

    背后夜华君目光凌厉,我一套动作完成得很是艰难 。

    缪清公主主动开口道:“姐姐是”

    我努力做出一副皮笑肉不笑的神态 ,揉着小糯米团子的脸:“这孩子,唤我一声娘亲。”

    缪清一瞬间像遭了雷劈。

    我内心其实也很愧疚 。这缪清公主模样不错,虽与南海的绿袖公主比起来还有差距 ,却大大小小也算个美人 。她与我无冤无仇,我这个作为,委实不算地道。再则我一个长辈 ,却来小辈面前挑事,挑的还是这种风月事,若让人晓得 ,一张脸也不晓得往哪里搁。

    我心中凄苦,面上却还得把戏份做足,继续皮笑肉不笑:“眼下这乌云压顶的光景 ,倒是造出个好气氛 ,于妹妹而言大约更适合幽会,于姐姐我嘛,倒是无端令我生出几分作诗的兴致 。 ”

    夜华干脆靠在一旁亭柱子上听我胡扯。

    小糯米团子不明所以 ,呆呆地掉头来望我。我点他的额头嗔笑:“天苍苍,野茫茫,一枝红杏要出墙 。”再望那缪清公主 ,道:“妹妹说,可是应景”

    她已傻了。俄顷,两行热泪顺着眼角扑簌落下。扑通一声 ,跪到我跟前:“娘娘息怒,缪清缪清不知是娘娘凤驾,缪清万不敢做娘娘的妹妹 。缪清只是思慕君上 ,并不求君上能允缪清些什么。此番兄长要将缪清嫁去西海,那西海的二王子却是却是个真正的纨绔。因婚期日近,缪清无法 ,得知君上将携小天孙来东海赴宴 ,才出此下策以舞相邀 。缪清只愿生生世世跟随君上,便是做个婢女伺候君上,再不做它想 ,求娘娘成全。 ”

    原是这么回事。这姑娘,对夜华倒是真情 。此情,何其动人 。其实 ,天宫那么大,就让她分一个角落又如何。但这终归是夜华君的家事。她若不是这么情真意切一片真心可昭日月,我一棒子打下去又何妨 。如今 ,却真真做不出了。

    情爱一事,本无道德可谈、对错可分,糯米团子尚小 ,日后可悉心教导。我却万万再不能这么助纣为虐 。想到这一层,忍不住叹了口气,抱住糯米团子起身便要走。

    糯米团子委委屈屈地死扒着美人靠:“娘亲你方才还说父君是你的心你的肝儿 ,你的宝贝甜蜜饯儿。别人来抢父君 ,你却又任由她抢去,你说话不算话 。 ”

    我一个头变两个大。

    靠在亭柱上的夜华愣了一愣,突然笑了 ,前移一步挡住我的去路,指间分出我一缕头发,良久 ,缓缓开口:“我是你的心肝儿”

    我呵呵干笑,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他再近一步:“你的宝贝儿”

    我笑得益发干,再退一步 。

    他干脆把我封死在亭角:“你的甜蜜饯儿 ”

    此番我是干笑都笑不出来了 ,嘴里发苦,本上神这是造了什么孽啊造了什么孽。

    我眼一闭心一横:“死相啦,你不是早知道吗 ,却偏要人家说出来,真是坏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怀中的小糯米团子抖了一抖,面前的夜华亦抖了一抖 。

    趁他们发愣的间隙 ,我将小糯米团子往美人靠上一甩 ,丢盔弃甲,逃之夭夭 。本上神此番,狼狈。

    几万年都未有过这么狼狈。

    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: